快捷搜索:

她和她的老师陈佳明一起塑造的音乐世界自始至

  每每许美静现身公众面前,就会出现几篇写得用情的文章,怀念她的歌她的人,怀念自己的“许美静时代”。

  走红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许美静,唱情歌并且基本只唱情歌,偶尔的一两首诸如《只是这人生》,也是阅尽千帆之后孤独的一声喟叹。

  她和她的老师陈佳明一起塑造的音乐世界自始至终非常统一,所以令人印象深刻。总是一个夜晚的都市,一个冷冷清清的女人用情至深而总是被辜负,被离弃,于是夜夜唱逝去的感情,好像哭泣的美人鱼。

  2000年,许美静出了最后一张专辑《静电》。加入了不少电子元素,用得巧妙,依然是陈佳明帮她制作。却想不到此后再没等到她的新专辑。

  后来关于她的新闻就变成“许美静疯了”。和老师陈佳明、香港歌手袁耀发的两段感情,令她精神压力极大,冲进酒店对顾客喊“Call Me God”。之后许美静很快恢复,出席颁奖礼,继续为电视剧唱主题曲,甚至去年参加了综艺节目《年代秀》。

  然而独一无二的歌手许美静再也没有出现了。其实如果许美静唱到现在,也可能会尴尬。她的音乐太安静、苦涩,很快会跟不上时代的脚步。

  八个月前,许美静母亲过世,她也因此对《城里的月光》有了更深的理解。现在的她早已把自己的形象和音乐形象合二为一,痴情又纯粹。

  10月4日到6日,在上海世博公园举行的简单生活节上,许美静将会登台唱歌,她说,现在这种有歌就唱的随性生活让她很满意。

  许美静:刚开始时是有些担心,因为很少唱那么多首歌。会选择来主要是简单生活节的主题我觉得很贴切,我很庆幸我可以做我喜欢的事。这包括:不推出专辑、不做大型演唱会、可以喜欢就写些歌、随意地画画。我喜欢简单,心想所往。

  许美静:去年接了好几场演出,这就足够了。演唱会我应该是接受的,只是我觉得自己不是很“舞台”的人。

  东方早报:《静电》之后好几次都有你要出新专辑的消息,但是最后都没有等到,是什么原因?

  许美静:《静电》过后,我想休息所以选择过平淡生活,放开去做个平凡人好些。但我没想到自己会生病,在休养的过程中,我试着通过一些创作再让我对生命有了期许。我没有停止工作,一年可以写两百多首,然后再从中挑选自己比较喜欢的。已经有了一些新歌,应该是明年吧。

  东方早报:2000年后在华语歌坛单纯唱歌已经很难生存,需要进入娱乐圈。这是你淡出的主要原因吗?

  许美静:单纯地唱歌一直是我的理想。在追求理想的过程中难免会碰到阻力,如果能诚实面对自己,不管外面怎样,你还是可以做自己爱的事。

  许美静:我不知道我有多爱,但我是离不开音乐的,很需要。有时在跳蚤市场找到能勾起回忆的唱片,我会很满足地纯粹地欣赏。我很感恩能唱很多安慰人心的作品。

  许美静:想做一些有新元素的歌。所以当时和唱片公司是有矛盾的,很庆幸我没有妥协,这个理念一直都还在。

  东方早报:你曾经说过淡出的这些年在读书、逛街、做义工。有没有哪本书,哪段义工的经历对你的影响很大?

  许美静:我一直很渴望有耐性看长篇小说,但还是没有,散文还可以。目前在读唐诗,儿童版的。我做义工是跟孩子交朋友,它让我想到小的时候,像重新在过童年,也不时地在长大。

  许美静:可以看透也许不是一件坏事,有时反而更温暖。从前是女孩,现在是女人。也可能从前是女人,现在是女孩。其实我也搞不清。

  东方早报:我看到许常德这样形容你,超善良很敏感,但是总是与人保持距离,别人进一步你就会退一步。现在的你还是这样吗?

  许美静:其实我喜欢和人接触,就算是看来不太好的人,我也会设身处地为他们想一想,有助于成长的事我都感兴趣。现在跟家人住,有时能出去玩就很开心。虽然妈妈刚过世了,但这些年来也算没有遗憾了。

  东方早报:你最喜欢自己的哪首歌?有没有红了的歌但你自己不太喜欢?许美静:我想现在更能感受到《城里的月光》的意境,或许是因为思念妈妈吧。毕竟才八个月前的事,能安慰别人的当然也能安慰自己。其实我很少听自己的歌的。

  许美静:我享受每当一个季节过去之后来场演出,是在心情上的一次沉淀。我也有偶遇过几个知音,告诉我哪些歌如何影响了他们的生活,我是很感动的。

  许美静:我很满意我现在的生活状态,就是觉得休息好了再唱,一直这样下去。试想能从一个精神分裂的世界走出来,实在不可思议啊,简单地说那时就是疯了。我不避讳这个,那段时间给了我些麻烦,也为我带来了思考。谢谢关心我的朋友,好多陌生的朋友给我擦肩而过的慰问。

  许美静:我谈不上很主动地去关心乐坛。除了陈佳明的作品,我也很喜欢林夕。他们的音乐很诚恳,很有诗意也具时代感。另外我也喜欢崔健、陈奕迅、周杰伦的音乐。不过总离不开一些六七十年代的英文歌曲。

  东方早报:你觉得自己需要复出吗?还是说对现在这种有歌就唱一下的状态很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