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跟她学单弦的北京年轻人几乎为零

  “骆驼祥子开茶馆,地点在柳树井。喜的是四世同堂,在小羊圈龙须沟边看月牙。方珍珠西望长安,唤声老伴听说你在青年突击队中……”近日,北京前门老舍茶馆的演出以单弦表演艺术家张蕴华的《避雨亭》开场。一曲唱罢,台下看客意犹未尽,张蕴华“把点开活”(行话,即根据场下观众的情况即兴选择表演曲目)奉上了这段《老舍大作志目》。唱词虽不足百字,却包含了老舍先生11部文学作品的名字。一旁的工作人员说:“之所以将张蕴华老师的节目排在第一个,是因为就知道她一上场准能抓住人心。”

  2008年,单弦牌子曲(含岔曲)入选第二批国家级非遗名录。2012年,张蕴华被命名为这一项目的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40余年的艺术生涯里,张蕴华始终保持着对艺术的那股倔劲儿:“要想唱好每个曲目且琢磨呢,好段子要有灵魂,一唱就得拽得住观众的耳朵,这段子才站得住!”

  岔曲曾是清朝八旗子弟的一种娱乐形式,是高雅的贵族艺术。乾隆年间是岔曲发展的鼎盛时期,当时八旗文人写的岔曲词句十分讲究。清王朝衰落后,许多擅长岔曲的八旗子弟便以此为生,使得这门艺术慢慢流入民间,演变成雅俗共赏的曲种。“岔曲篇幅不长,但对唱功要求较高。后来通过逐渐的演变发展,吸收了民间的曲牌,演变成单弦牌子曲,其曲头就是岔曲。”张蕴华说,牌子曲在上世纪20年代以前是自弹自唱,演员多为男性,到三四十年代才渐有女演员上台表演。

  张蕴华是满族。“小时候家里来客人聚会时大人们就唱这个,当时我还只是傻听,但很着迷。”张蕴华回忆说。1960年,正值北京文艺团体招生,年仅12岁的张蕴华便进了曲艺科班学艺,跟谭派创始人谭凤元学单弦。白天人多又吵,她就晚上一个人对着墙壁练习,为了练好八角鼓,手指头都磨出了大坑。

  也是在曲艺团学习期间,张蕴华结识了如今的爱人——相声名家李金斗,这对舞台上的伉俪常常是彼此新作品的第一个观众。“我们用功是随时随地的,上班的路上练,甚至上厕所时也练,这么多年才会有收获。现在我们都在家排练,我俩是科班出身,我的东西他懂,他的东西我也懂,有时候就互相提意见。从心里来讲,我愿意一天到晚什么都不管就研究这门艺术,但家里还有那么多事,所以还得紧着男人出去。”张蕴华笑着说。

  张蕴华多次受邀赴国外及我国港台地区演出,当地观众对老北京传统艺术的痴迷让她深有感触:“演出时全场特别安静,观众们如饥似渴地等着演员开口,这种气氛让我特别享受。”

  一次,张蕴华应邀赴台湾演出,都快开演了,剧场里一点声音都听不到,她和同事们在后台感到非常诧异,心想是不是观众还没入场,可掀开侧幕一看,台下乌压压一片全是人。“静到我们在台上喘气都能听到,你能感受到观众非常想听传统曲艺。”张蕴华说,在北京的剧场达到这样的效果几乎不可能。

  张蕴华说,北京的演出场所对曲艺演员的要求非常高,杂技、评书、相声、京韵大鼓等多门类的演员同台竞技,这就要求岔曲表演者要有深厚的功底和丰富的舞台经验。另外,以老舍茶馆为例,一场演出票价最便宜也要80元钱,所以现在听岔曲的观众多以游客为主,即所谓“流水的观众”,唱段不仅有传统段子,也有新编的段子,不创新就没有市场。

  为了让单弦表演更适合当下的市场环境,张蕴华创作出不少反映时代特色的段子。2013年,由张蕴华创编、其学生演唱的岔曲《北京精神暖人心》大获好评。此外,她还把上世纪70年代唱过的《雷锋赞》重新整理,加入了北京精神的语境,给唱词赋予了现代感。张蕴华很感谢老舍茶馆对单弦的关注,从1989年至今,张蕴华已在老舍茶馆演出了20多年,她的《三女夸夫》、《避雨亭》、《北京小吃》、《什刹海传说》等都是专门为这儿编排的,她甚至在老舍茶馆收了一位专爱听她唱曲的河南姑娘,在她的辅导下,现在已经能独立演出了。

  以前的曲艺是听觉艺术,现在是视听同步。观众往往先看再听,所以对演员的要求比原来高。当初,跟张蕴华一起出道的同门师兄弟有20多人,可今天,舞台上仅有张蕴华一人还在演唱。跟她学单弦的北京年轻人几乎为零,她的很多徒弟是外地人,只要有需要,她都会在电话里对他们进行指导,有好的作品,立即教给学生。

  张蕴华说:“我‘死不悔改’地坚守这门艺术,就是不想把老师传下来的优秀文化丢了。岔曲不仅代表老北京文化,更是满汉文化交融的艺术。”

  在北京,令人欣慰的变化也在不断发生。2013年10月,北京市西城区文委专门为区里的几位国家级传承人组织了专场演出,张蕴华将传统唱段重新加工而表演的3段新唱词收到了良好反响。同年,北京文联决定给10位国家级传承人出书,目前张蕴华的书稿已经完成了80%。现在她盼着这本书能快点面世,好给后人留下参考资料。几年前,她和师兄整理出版的囊括古今500首岔曲的书籍,如今已成为诸多艺术院校的参考教材。近日,西城区文委的相关负责人告诉张蕴华,西城区制定了推动非遗传承的新政策,鼓励传承人多出新作,这个消息让她备感振奋。“曲艺对于女同志来说60岁算一坎,年纪再大演出就受影响了,借着国家支持非遗的东风,今年我准备录制些岔曲段子,为单弦的教学和传承提供一些素材。”张蕴华说。记者 李 雪 实习记者 韩鹏飞

  习新常态李克强执政之道新的“中拉时间”世界最胖猫国产加密手机现役上将狼群袭人宁财神回击白岩松档案管理费将取消女子公园放生剧毒蛇济南垃圾箱装温度表发改委前司长被查吉林粮产地遇旱情谈西藏发展堰塞湖险情基本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