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因为饰演时尚公司高管

  张靓颖对王铮亮此次出演的“渣男”一角还忍不住解释:“这就是考验他,他在生活中毕竟是个十全好男人。”

  新浪娱乐讯 近期正在北京公演的音乐剧《阿尔兹记忆的爱情》,除吸引观众买票进场外,张靓颖[微博]作为主演谭维维[微博]、王铮亮[微博]的多年好友,亦现身捧场。张靓颖更第一时间前往后台为首演前的王铮亮打气,言谈间不仅笑称王铮亮人缘好到“有一个账号装不下的好友名单”,对王铮亮此次出演的“渣男”一角还忍不住解释:“这就是考验他,他在生活中毕竟是个十全好男人。”

  早在十年前,王铮亮首次在保利剧院完成他第一部舞台剧的梦想,十年后,音乐剧《阿尔兹记忆的爱情》让他再次回到保利剧院的舞台。多月延续的排练生活让王铮亮忍不住感慨:“大家在一起特别放松,我们就像一家人。”连张靓颖也不免揶揄起两位老友戏中情感戏份,“我记得去亮哥家的时候,还逗他太太,音乐剧会不会有吻戏之类的。他太太直接一拍大腿:’他敢?必须向我汇报!’”但对王铮亮其人,张靓颖则毫不犹疑地直赞:“亮哥人实在太好了,很难相信,他能和任何渣扯上关系。”

  看到王铮亮主演的音乐剧,是否燃起张靓颖的表演欲?张靓颖却坦言并未如此,“在表演上,我觉得自己有所欠缺。”她中肯地剖白自己:“我没办法完全把自己沉浸于角色的喜怒哀乐,把自己想象成另外一个人,只能把环境想象成来匹配我的。”之前的表演经验让她总有“跳戏”的念头,“就表演而言,我绝对是个狗肉包子。”但对好友谭维维的表演,张靓颖忍不住竖起大拇指,“她绝对是释放型的人。”

  王铮亮:演出前要极度放松,因为开演后需要极度集中,如果没控制好,可能会出现戏太过的情况。上场前导演会要求我们保持愉悦状态,但是不可能一直在笑,否则几个小时下来,可能脸都笑僵了,临开场就不自然了。

  王铮亮:对,金志文[微博]说他破产了。其实不光他在买,维维也买过,吉杰[微博]也是。因为这次主演本来就是好朋友关系,参演的音乐剧演员们也特别可爱,大家在一起特别放松,我们就像一家人。

  王铮亮:我觉得我还行,但昨天男女主排练到凌晨三点。主要是这种群居排练,和以前住校的生活很像。我以前没有住过校,对这种生活还是很向往的。

  王铮亮:音乐剧本来就是学习过古典音乐的我比较向往的,加上我对韩红[微博]老师第一次作曲的《阿尔兹记忆的爱情》这部剧有很大兴趣,田沁鑫[微博]导演也是了不起的大师。

  这个角色其实不是为我而写的。我是参与在其中,压力比较大,肯定不能演男一,结果没想到演了这么一个角色。我现在还有点不太容易走进人物内心,还在学。

  张靓颖:我说实话,可能因为这些都是亮哥的朋友,不管谁和谁之间更熟点,大家都和亮哥熟。这也是他成为班长的原因吧,这么好的人缘!

  王铮亮:这也是韩红老师组建剧组时很有趣的地方。音乐剧演员要求有“大嗓门”,我们可能处理歌曲会更细腻些。在表现张力时我们需要向音乐剧演员借鉴,当然表演时我们更需要学习他们的方法,毕竟出演音乐剧和演唱歌曲还是很不一样的。

  王铮亮:我觉得我在音乐上比较有信心,但是对角色塑造其实难度还是很大的。尤其是,田导的要求很高,是由送入紧的过程,我发现表演其实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倒是我愿意未来去进修一下表演。

  王铮亮:我想是我的名字一直在“虐”她,我的名字是全剧里出现最多的,像是阴魂不散一直缠着她。女主因为阿尔兹海默症可能一直会记得以前的一段感情,现在的感情她突然就忘了,所以她会一直记得我的名字。我要不停演出我们刚刚分手时很虐心的场面这样子。

  王铮亮:其实我觉得,我所扮演的角色是爱着女主角的,只是他对感情没有那么大的决心。他所做的一切是为了霸占女主角,但其实这也是一种爱。

  王铮亮,如果真的骂我渣男,就说明我真的演的太好了。你变成这个角色,就是艺术上最高的肯定。

  张靓颖:只是说我们不大相信而已,可能回到生活中他还这样,我们都会觉得,嗯,他还在演。因为亮哥人实在太好了,很难相信,他能和任何渣扯上关系。

  新浪娱乐:之前说的“不羁的老司机”团队是什么意思,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吗?

  张靓颖:我好像也得了阿尔兹海默症,真的忘记。可能开玩笑的时候,讲到啥都觉得很正常。我觉得这个角色也挺适合维维的,算是本色出演。

  她绝对是释放型的人。我之前跟她说,要来看首演,她跟我说:“你到时候不要笑场哈,因为我跟亮哥有感情戏。”我问她,有吻戏吗?被她回:“我们直接要求删掉了。”因为太熟了,而且维维和亮哥又是同学,学校里就很熟,一直到现在。我记得去亮哥家的时候,还逗他太太,音乐剧会不会有吻戏之类的。他太太直接一拍大腿:“他敢?必须向我汇报!”

  王铮亮:我连走路姿势都会改变,因为饰演时尚公司高管,他们还说我是“年薪三千万”的公司高层。走路状态是很实的,其实我自己因为打网球的缘故,前脚掌会轻一点。我还要在传送带上走路,不仅西装革履,一步一步都要很实。

  张靓颖:我得先蠢蠢。(笑)我得先来给亮哥加油,因为台上很多都是我的朋友。但我自己的话,就表演而言,绝对是个狗肉包子。我没办法跟本子走,因为我脑袋里的逻辑绝对只能跟我自己匹配。我没办法完全把自己沉浸于角色的喜怒哀乐,把自己想象成另外一个人,只能把环境想象成来匹配我的,在表演上,我觉得自己有所欠缺。我觉得演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要把自己完全放进整个故事里,才能让自己完全符合角色性格。我的逻辑是,如果有任何价值观和我有冲突的,我一下脸上就会反应出来:“什么东西不对?”没有办法继续了,我会忘词啊或什么的。我第一次表演,被导演表演那天,是因为自己踩着自己裙子了。当时因为追着表哥的火车在跑,一路哭一路送别,结果往前一扑,导演反而说,“今天演得特别好。”心里其实特别怕,我那一扑,真成“扑街”了。(是因为当众表演产生了惶恐情绪吗?)因为那个角色不是我。表哥要去大城市打拼,即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了。但我不是会在分别时挽留别人的那个人,我肯定就是,“爱走走。”然后一张冷漠脸。

  王铮亮:我是这几天学到的,导演教我,当你真正演出时,台下是看不见的,你把大家都当作石头,或是全部智商为零。

  张靓颖:我觉得所有老师都讲过,下面是冬瓜、西瓜、白菜等等,台下是片菜市场。

  王铮亮:对,你一定不能被下面的观众迷惑,考虑他们的想法,你此刻只属于角色。

  王铮亮:对,我们经常排练到凌晨。但没办法,韩红老师和田导对舞台效果要求很严格,以至于我们排练时间会比较多些,都是为了演出效果。

  张靓颖:我觉得还是会很期待的,毕竟以前没有以实力歌手为主演的音乐剧,大家都是能唱的,这个也是一票难求的原因吧!

  张靓颖:我们来捧场的都是自己买票的。我都直接给红姐打电话:“红姐,还有谁能买到票?”

  (遇到朋友求票怎么办?)王铮亮:我都不敢说。朋友留言给我,我都当没看见一样。

  王铮亮:是。我还把大家分了组,比如打网球的朋友、音乐圈的朋友、火锅店的朋友。

  王铮亮:我们已经规划好了。有些演员还说,“我发现安可环节比我整场表演站在台上时间还长。”因为音乐剧的安可是非常有意思的,算是一个彩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