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它的开头其实是很烂俗的

  原标题:现在,开始唱我最爱的歌    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这世上,美好的爱莫过于此了吧? 不,

  本书讲述的是一个“相爱之人,终将重逢,隐藏在时间背后的深情与守候”的纯爱故事。而故事的核心则是“找到自己、爱自己、成为更好的自己。”因为无论如何,你要先爱上自己,才能让别人爱上你。

  书里的所有女性都以不同的姿态坚强着。清嘉淡然又坚强的性子,来自于她那通透又坚强的母亲陆淑仪。蒋音活得像春天一样美好,像阳光一样自信。经历过动乱和丧子之痛的美女奶奶,她对生活的宽容和坚强是藏在那一身慈爱优雅之中。陶琳虽在感情上很偏执,却绝对是一个自立自强的职场精英。

  似乎,我对某样东西的执着也如杨过对小龙女的痴守,一路拼杀,被岁月砍了一刀又一刀,我对它痴心仍不改。

  假若把我的人生分段,截这十六七年成一个戏,它的开头其实是很烂俗的,烂俗到我都不屑这样去开头。

  然而这桥段,它确实是我远走英国的决定因素。我要写《我这十六年》,这个狗血开场我在这里绕不过。

  铁门打开声其实蛮响的,但那个坐在沙发上的人太专注于对着电话说情话,丝毫没有注意到站在门口的我。

  亲耳听着自己的男人对别的女人绵绵表白,这种戏原谅我之前没排练过啊,我就不知如何反应,血液乱窜,手足无措,直接选了一个最怂的反应,像小偷一样小心翼翼退出来关上门。

  很快他也下楼了,满面春风,收拾得挺光鲜,穿着我刚给他买的新格子衬衣。哈哈哈哈,此处我应该大笑四声,但当时是“嗖”地躲进了身后的便利店,好像是我自己做了无颜以对的事儿。

  我不知道别的女人在这样的突发事件中会做怎样的反应,电视里演的应该都是愤怒一声吼或张爪扑打过去吧。也许下次某个导演拍这种戏可以参考下我这款的。

  每一段感情的结束总要经过很多痛苦挣扎,我挣扎到某天目视了更不堪入目的画面,便决绝地把他请出了我的人生。

  我不是超人,也非无筋骨的偶人,不痛是不可能的。但是,报复背叛的最好武器是什么?是你离开他会活得更好啊。

  如果一段感情已化成灰烬,你必须在这灰烬中涅槃,否则你对不起自己曾受的伤害。我很快给了自己涅槃的第一个新目标。

  做决定的那个中午我还记得,我站在上海的某个街头,一件小喇叭九分裤,一件印花短袖衫,手端一杯珍珠奶茶,吸吸吸,挂着耳机,随身听里反复循坏的是一首动画片插曲:

  奶茶杯子往垃圾箱一抛,我立即买了一张飞北京的机票,傍晚时落地北京,联系出国的事。

  去看看更大的世界一直是我的梦想之一,我感谢他的离开让我重获自由,给我动力,成就了我的远走高飞梦。他日如若不幸相逢,我也许可以笑着拱手送他一句流行语:感谢当年出轨之恩。

  总之,就那样,在深夜里由父母和一群朋友送我启程,父亲拥抱着我说:“好女儿志在四方。”就那样,我拖着一只超重的箱子,带着一颗长着翅膀的想飞之心,懵懂又兴奋地降落伦敦。

  过程、身体折磨和精神压力都不说了,病名也不说了,不知是谁给它取了一个那么难听的中文名字,我对这个不讲究的名字很是嫌弃。

  最终让我下决心回国的原因,真的是有点让人无语。那时候我已经遇到罗德,他说:“你穿中国裙子特别漂亮。”可是,漂亮的我只带了一件印花棉布的短旗袍,我要回国带更多旗袍来。

  我这个人,到此时我也了解了,好像一只皮球,在打击下会反弹,越重的打击弹跳越高;又像一种叫砍瓜的植物,你随便砍,砍完它会迅速再生。

  我记得很清楚,那日买了一只天蓝色小箱子带回国,出来坐在街边等公交车,车来车往,我心中竟然充满不可思议的欢喜:我会创造奇迹的,上帝只是以这种方式给我一个警告,生命有限,该当珍惜。

  回国住进北京一家军医院。因为药物副作用,体重爆增三十斤,穿着蔫菜叶子一样超大病号服的我,真的挺丑的。说好的旗袍,件件试上身都太尴尬。

  一个月后,我借医生办公室的电话给英国的老师打电话确定回校日期。放下电话,我那位帅哥主治医生说:“你还回英国,你不怕死啊?!”

  后来,在与疾病的长期反复的斗争中,我才懂得了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原因,因为不谙世事的牛犊子根本不知道老虎有多厉害,所谓无知者无畏。

  至今我仍在跟这只老虎的斗争中。现在我知道我终身生都赢不了它,但我已学会跟它和平相处。我改变不了开头,我可能也扭转不了结尾,但中间我是可以掌控的。

  不过,一个有意思的故事里哪有不死劲儿折腾主人公的。我也是被折腾又折腾。五年后,人生又一次大变故。

  可是,不要忘了我的皮球和砍瓜属性,只要有气,我一定会蹦哒的,只要有阳光,我一定能再生的。

  在那栋维多利亚时代的老房子里,有时候,我会静静站着看窗外,我会感慨地对自己说:安啊,没有人会像你选择这样一条难走的路。但是,我也为你骄傲,这一路,你走过来了。

  到这时候,我一切都挺好的,然而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心犹不甘,因为,最想实现的梦想我还没有完成,我还没有成为自己想成为的模样。

  我想成为的模样,始终就是一个安静的写作人。可是,这些年,我与她渐行渐远。

  十多年刀砍剑刺,到这时候,我已经修炼得不在乎所谓世俗的成功了,我已经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也根本不会被别人的眼光和评判动摇。

  十六年前辞职出国时曾有一位朋友说我“很舍得”。无论那时候还是这时候,在做选择时我都是一个原则:哪一个是你当下最想要的?抓住最想要的,干净利落往前走就行了,不要怕错,你要相信,天下没有白走的路。

  这本《我等的人一直也在等我》是我完成的第三部长篇,几年前边写边在晋江连载。之后,我曾一度陷入自己对小说创作驾驭能力的怀疑和对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的迷茫。

  我想,每个人在实现梦想的过程中都会有这样的时候吧。我们知道咬牙走完九十九步之后就是那第一百步,可是我们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已经走到了九十九步,我们也不知道第九十九到第一百之间的那一步究竟是多么长的一步,究竟还要坚持多久才能看见一百的影子。

  所以,很感激出版这本书的一草先生,他说,安很有才气,安是一个难得的好作者。对我来说,他就是那个让我看到第一百步的人。我有了信心继续走下去。

  在本书结尾部分我写了这样一个情节:清嘉站在威斯敏斯特桥上,看海鸥在水天间飞旋。然后,有人向她走近,问:“你在等我吗?”

  其实这是我常常会为自己设想的一个画面。画面中我就像清嘉那样站在桥头,看海鸥,听风笛,想自己这半生。然后,有人向我走来,停在我身后,轻声问:“嗨,我是你正在等的人吗?”

  我回头,一个优雅的女人微笑看着我,眼神依然清亮,虽面容已老,却比我美丽。

  我肆无忌惮地打量她。我一直在等待的人就是那个更好的自己。现在,她已经站在我面前。

  “很喜欢,很喜欢。谢谢你,在那些抽筋拆骨的伤痛之后,你依然对爱持有一颗纯洁之心。”我含泪拥抱她。

  她温柔说:“不会,我对现在的我很满意,我也很感谢你长成了今天的我,我若能回去,不会改变你的选择,我只会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