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

  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今年高职大规模扩招100万人,并传递出职业教育改革的诸多新动向。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中央财政大幅增加对高职院校的投入,地方财政也要加强支持。

  今年初发布的《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明确要求,到2022年,职业院校教学条件基本达标,一大批普通本科高等学校向应用型转变,建设50所高水平高等职业学校和150个骨干专业(群)。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改革完善高职院校考试招生办法,鼓励更多应届高中毕业生和退役军人、下岗职工、农民工等报考,今年大规模扩招100万人。

  以往职业院校生源主要是初高中应届毕业生。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武汉市第二轻工业学校数控中心主任禹诚说:“这意味着高职院校招录生源将发生比较大的变化。”

  目前,部分省份已经开始对职业教育“扩容”。广东省提出,到2021年,新增高等职业教育学位12万个以上。安徽省近年来通过分类考试招生,将具有高中阶段学历的农民工、失业人员等群体纳入高职院校招生范围。

  职业教育格局正在发生变化,部分高校向应用型转变。广东已经打通中职学生升读大学本科的通道,自2018年开始,广东4所应用型本科院校的特定专业面向全省中职学校招生。天津中德应用技术大学已实现中职、高职、本科、硕士贯通,取得了职业教育的重大突破。

  长期以来,中职、高职院校招生主要参照中考、高考的文化成绩。禹诚建议,今后高职院校招生应结合普通教育学历、职业技能证书等条件,进一步创新招生方式,提升培养质量。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让更多青年凭借一技之长实现人生价值,让三百六十行人才荟萃、繁星璀璨。

  全国人大代表、江西省教育厅厅长叶仁荪表示,这体现了国家对技术技能人才的高度重视,是人才观念和培养路径的重要转变。

  发展空间小、社会评价不高等是当前制约职业教育发展的重要原因。不少人之所以不愿意选择职业教育,在于一些技能型人才没有获得应有的社会认可和制度保障。

  记者调查了解到,去年以来,各地陆续推出改革措施,提高技术技能人才的社会待遇。山东要求,在落户、就业、机关事业单位招聘、职称评审、职级晋升等方面不得歧视职业院校毕业生;湖南规定,技工院校中级工班、高级工班、预备技师(技师)班毕业生,可分别按中专、大专、本科学历落实相关待遇,同等参加公务员招考等。

  在当下城市“人才争夺战”中,接受过职业教育的人才也受到青睐。河南郑州对中专以上毕业生、职业(技工)院校毕业生放宽了落户限制;江西南昌规定,在南昌市大中专、职业技工院校就读的学生,可凭相关证明办理落户。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加快培养国家发展急需的各类技术技能人才。

  “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促进新旧动能接续转换,需要大量接受优质职业教育的人才。”天津中德应用技术大学党委书记张兴会说。

  教育部数据显示,在现代制造业、新兴产业中,新增从业人员70%以上来自职业院校。职业院校毕业生成为支撑中小企业集聚发展、区域产业迈向中高端的生力军。国务院印发的《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要求,逐步提高技术技能人才特别是技术工人收入水平和地位。

  去年3月,中办、国办印发《关于提高技术工人待遇的意见》后,各地陆续出台实施意见。江西规定,企业可设立特聘岗位津贴等,提高高技能领军人才待遇;黑龙江对取得初级工、中级工、高级工职业资格证书(或技能等级证书)的技术工人,分别按照每人1000元、1500元、2000元的标准给予个人补贴。

  目前,一些紧缺职业工种收入提升较快。杭州市人社局发布的2018年人力资源市场工资指导价位显示,高级技师中金属热处理工年薪最高,达到18万元,初级工车工年薪也在10万元以上。在深圳,去年高级技师、技师的高位值月工资分别为2.77万元、2.26万元。“随着我国产业升级换代,制造业利润不断增加,未来有一技之长的技术工人在企业中的地位将更加重要,收入会更高,得到更多的社会尊重。”禹诚说。据新华社

  据新华社电“对职业教育我发个言,确实我还有点发言权。”许玲委员发言刚完,郭跃进委员马上接过话茬。

  6日下午,政协民建小组会议上,郭跃进频频举手,“排队”好久才得到发言机会。

  “我第一学历就是技校毕业。”郭跃进委员是湖北省政协副主席。

  小组会现场讨论热烈,职业教育成为热门话题。

  郭跃进说自己毕业后整整当了六年工人,六年中还在一个技校兼职教过两年书。“我还有几个亲戚也是技校毕业的。”

  听到这里,几位委员放下手上的政府工作报告,抬起头看向他,微微一笑。

  “我国的经济结构、产业结构、技术结构所处阶段决定了国家需要大量的技术技能型人才,决定了职业教育的导向是面向就业。”来自广东技术师范大学的许玲委员说,把国家需求和个人需求相结合才能更好地发展职业教育。

  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王培安指出,我国劳动力总量过剩和结构性短缺并存,当前不缺劳动力的数量,缺的是具有高素质、高技能的劳动力大军。”

  据统计,2018年,全国有职业院校1.17万所,年招生超过928万人,在校生超过2685万人。在现代制造业、新兴产业中,新增从业人员70%以上来自职业院校。

  在郭跃进看来,职业教育不能简单考虑招生问题,更多要站在学生未来发展和国家发展需要的角度考虑,真正让接受职业教育的孩子们未来走进社会能受尊重、有地位、被重用。

  “1979年我毕业时跟的师父是八级工,每月工资能拿118块,基本相当于当时教授的收入。现在家里亲戚技校毕业后都不干本行了,觉得做点小生意都比从事技工划算。”郭跃进认为,中国制造业要抓住高质量发展的机遇,才能为高水平技术工人提供更好实现人生价值的舞台。

  坐在他附近的洪慧民委员表示:“在进行职业教育研究时一定要突出技能性,侧重培养人才实际操作能力。”

  据新华社电“当听到政府工作报告中‘让更多青年凭借一技之长实现人生价值,让三百六十行人才荟萃、繁星璀璨。’”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锦州石化分公司加氢裂化车间工人高颖明在参加辽宁团审议时说,“这样有温度的话,让我们工人代表都特别振奋。”

  他在调研和工作中发现,培养国家急需的高技能人才需要跨过三道坎——学历瓶颈、实践能力瓶颈、认识偏差。

  高颖明的话引发了辽宁代表团几位大国工匠的共鸣,大家纷纷对高技能人才缺乏等问题各抒己见——

  “完善职业教育学历体系”“增强职业教育师资和学生的实际操作能力”“‘崇尚一技之长’的价值引导”……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航发沈阳黎明航空发动机有限责任公司机匣加工厂加工中心操作工栗生锐作为数控加工领域的新一代领军人物,已经摸索发明了50多项绝招,零件提交合格率达到100%。

  栗生锐说:“目前职业教育的最高学历仅为大专,这是限制技能人才成长的最大困扰。”

  全国人大代表、沈阳市东北育才学校校长高琛建议,尽早明确职业教育类本科院校办学标准和人才培养标准,推进本科层次职业教育发展取得实质性突破。构建专、本、研一体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吸引更多优秀人才选择应用型技术技能岗位。

  “技术工人的工作是实践性很强的工作,学历只是基础,实际操作能力更重要,而目前中职、高职毕业生欠缺的就是操作能力,短时间内难以达到企业用工标准,入职后还需要企业再培训。”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锦西石化分公司机修车间车工王尚典接着说。

  据王尚典、栗生锐等代表调研了解,职业教育普遍存在重理论、轻实践的问题。栗生锐说:“一些高职学校老师的操作能力就比较低,另外,职业学校供学生实践的设备普遍老化,零件、刀具等消耗较大的耗材也供应不足。”

  王尚典说:“技术工人对各种材质、各类工件的特点和加工方法都得精通。所以建议从操作能力角度增加职业学校师资力量投入,保障职业学校教学设备及时更新跟上产业发展步伐,让学生的实践能力达到企业需求。”

  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今年高职大规模扩招100万人,并传递出职业教育改革的诸多新动向。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中央财政大幅增加对高职院校的投入,地方财政也要加强支持。

  今年初发布的《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明确要求,到2022年,职业院校教学条件基本达标,一大批普通本科高等学校向应用型转变,建设50所高水平高等职业学校和150个骨干专业(群)。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改革完善高职院校考试招生办法,鼓励更多应届高中毕业生和退役军人、下岗职工、农民工等报考,今年大规模扩招100万人。

  以往职业院校生源主要是初高中应届毕业生。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武汉市第二轻工业学校数控中心主任禹诚说:“这意味着高职院校招录生源将发生比较大的变化。”

  目前,部分省份已经开始对职业教育“扩容”。广东省提出,到2021年,新增高等职业教育学位12万个以上。安徽省近年来通过分类考试招生,将具有高中阶段学历的农民工、失业人员等群体纳入高职院校招生范围。

  职业教育格局正在发生变化,部分高校向应用型转变。广东已经打通中职学生升读大学本科的通道,自2018年开始,广东4所应用型本科院校的特定专业面向全省中职学校招生。天津中德应用技术大学已实现中职、高职、本科、硕士贯通,取得了职业教育的重大突破。

  长期以来,中职、高职院校招生主要参照中考、高考的文化成绩。禹诚建议,今后高职院校招生应结合普通教育学历、职业技能证书等条件,进一步创新招生方式,提升培养质量。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让更多青年凭借一技之长实现人生价值,让三百六十行人才荟萃、繁星璀璨。

  全国人大代表、江西省教育厅厅长叶仁荪表示,这体现了国家对技术技能人才的高度重视,是人才观念和培养路径的重要转变。

  发展空间小、社会评价不高等是当前制约职业教育发展的重要原因。不少人之所以不愿意选择职业教育,在于一些技能型人才没有获得应有的社会认可和制度保障。

  记者调查了解到,去年以来,各地陆续推出改革措施,提高技术技能人才的社会待遇。山东要求,在落户、就业、机关事业单位招聘、职称评审、职级晋升等方面不得歧视职业院校毕业生;湖南规定,技工院校中级工班、高级工班、预备技师(技师)班毕业生,可分别按中专、大专、本科学历落实相关待遇,同等参加公务员招考等。

  在当下城市“人才争夺战”中,接受过职业教育的人才也受到青睐。河南郑州对中专以上毕业生、职业(技工)院校毕业生放宽了落户限制;江西南昌规定,在南昌市大中专、职业技工院校就读的学生,可凭相关证明办理落户。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加快培养国家发展急需的各类技术技能人才。

  “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促进新旧动能接续转换,需要大量接受优质职业教育的人才。”天津中德应用技术大学党委书记张兴会说。

  教育部数据显示,在现代制造业、新兴产业中,新增从业人员70%以上来自职业院校。职业院校毕业生成为支撑中小企业集聚发展、区域产业迈向中高端的生力军。国务院印发的《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要求,逐步提高技术技能人才特别是技术工人收入水平和地位。

  去年3月,中办、国办印发《关于提高技术工人待遇的意见》后,各地陆续出台实施意见。江西规定,企业可设立特聘岗位津贴等,提高高技能领军人才待遇;黑龙江对取得初级工、中级工、高级工职业资格证书(或技能等级证书)的技术工人,分别按照每人1000元、1500元、2000元的标准给予个人补贴。

  目前,一些紧缺职业工种收入提升较快。杭州市人社局发布的2018年人力资源市场工资指导价位显示,高级技师中金属热处理工年薪最高,达到18万元,初级工车工年薪也在10万元以上。在深圳,去年高级技师、技师的高位值月工资分别为2.77万元、2.26万元。“随着我国产业升级换代,制造业利润不断增加,未来有一技之长的技术工人在企业中的地位将更加重要,收入会更高,得到更多的社会尊重。”禹诚说。据新华社

  据新华社电“对职业教育我发个言,确实我还有点发言权。”许玲委员发言刚完,郭跃进委员马上接过话茬。

  6日下午,政协民建小组会议上,郭跃进频频举手,“排队”好久才得到发言机会。

  “我第一学历就是技校毕业。”郭跃进委员是湖北省政协副主席。

  小组会现场讨论热烈,职业教育成为热门话题。

  郭跃进说自己毕业后整整当了六年工人,六年中还在一个技校兼职教过两年书。“我还有几个亲戚也是技校毕业的。”

  听到这里,几位委员放下手上的政府工作报告,抬起头看向他,微微一笑。

  “我国的经济结构、产业结构、技术结构所处阶段决定了国家需要大量的技术技能型人才,决定了职业教育的导向是面向就业。”来自广东技术师范大学的许玲委员说,把国家需求和个人需求相结合才能更好地发展职业教育。

  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王培安指出,我国劳动力总量过剩和结构性短缺并存,当前不缺劳动力的数量,缺的是具有高素质、高技能的劳动力大军。”

  据统计,2018年,全国有职业院校1.17万所,年招生超过928万人,在校生超过2685万人。在现代制造业、新兴产业中,新增从业人员70%以上来自职业院校。

  在郭跃进看来,职业教育不能简单考虑招生问题,更多要站在学生未来发展和国家发展需要的角度考虑,真正让接受职业教育的孩子们未来走进社会能受尊重、有地位、被重用。

  “1979年我毕业时跟的师父是八级工,每月工资能拿118块,基本相当于当时教授的收入。现在家里亲戚技校毕业后都不干本行了,觉得做点小生意都比从事技工划算。”郭跃进认为,中国制造业要抓住高质量发展的机遇,才能为高水平技术工人提供更好实现人生价值的舞台。

  坐在他附近的洪慧民委员表示:“在进行职业教育研究时一定要突出技能性,侧重培养人才实际操作能力。”

  据新华社电“当听到政府工作报告中‘让更多青年凭借一技之长实现人生价值,让三百六十行人才荟萃、繁星璀璨。’”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锦州石化分公司加氢裂化车间工人高颖明在参加辽宁团审议时说,“这样有温度的话,让我们工人代表都特别振奋。”

  他在调研和工作中发现,培养国家急需的高技能人才需要跨过三道坎——学历瓶颈、实践能力瓶颈、认识偏差。

  高颖明的话引发了辽宁代表团几位大国工匠的共鸣,大家纷纷对高技能人才缺乏等问题各抒己见——

  “完善职业教育学历体系”“增强职业教育师资和学生的实际操作能力”“‘崇尚一技之长’的价值引导”……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航发沈阳黎明航空发动机有限责任公司机匣加工厂加工中心操作工栗生锐作为数控加工领域的新一代领军人物,已经摸索发明了50多项绝招,零件提交合格率达到100%。

  栗生锐说:“目前职业教育的最高学历仅为大专,这是限制技能人才成长的最大困扰。”

  全国人大代表、沈阳市东北育才学校校长高琛建议,尽早明确职业教育类本科院校办学标准和人才培养标准,推进本科层次职业教育发展取得实质性突破。构建专、本、研一体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吸引更多优秀人才选择应用型技术技能岗位。

  “技术工人的工作是实践性很强的工作,学历只是基础,实际操作能力更重要,而目前中职、高职毕业生欠缺的就是操作能力,短时间内难以达到企业用工标准,入职后还需要企业再培训。”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锦西石化分公司机修车间车工王尚典接着说。

  据王尚典、栗生锐等代表调研了解,职业教育普遍存在重理论、轻实践的问题。栗生锐说:“一些高职学校老师的操作能力就比较低,另外,职业学校供学生实践的设备普遍老化,零件、刀具等消耗较大的耗材也供应不足。”

  王尚典说:“技术工人对各种材质、各类工件的特点和加工方法都得精通。所以建议从操作能力角度增加职业学校师资力量投入,保障职业学校教学设备及时更新跟上产业发展步伐,让学生的实践能力达到企业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