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一些地方石油大佬被控制

  蒋洁敏的落马,则被称为制度反腐的胜利,被坊间称为近年来“第一次”走在了网络举报的前面。中央提供的正规反腐举报渠道不仅在拓宽,也在发挥应有的制度效力。

  中石油反腐正走向纵深处。最新消息显示,继蒋洁敏落马之后,中石油已有大批处级干部被查,一些地方石油大佬被控制。

  而一位消息人士对记者称,“蒋洁敏等人的问题由来已久,中石油员工的上访和告状这些年来从来都没有中断过,中纪委开通了公共邮箱之后,中石油员工的告状信把中纪委的邮箱都堵了。”

  想起前几天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开通,引起各界高度关注,其举报专区亦引起人们兴趣。而在今年4月19日,国内各重点网站同步推出网络“举报监督专区”,鼓励网民依法如实举报违纪违法行为。

  蒋洁敏的落马,则被称为制度反腐的胜利,被坊间称为近年来“第一次”走在了网络举报的前面。就在中石油四名高管被查的短短几天里,中央宣布蒋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这一系列消息,从各个层面折射出,社会各界对中央反腐的信任度在回升。中央提供的正规反腐举报渠道不仅在拓宽,也在发挥应有的制度效力。前不久对的公审,以空前的公开透明详实,赢得了对法治的信任。

  由此不能不想起刘铁男的落马。在知名人士罗昌平举报之后的大约半年,中央才宣布刘铁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从事后揭示的信息看,刘铁男案先后经过了内部人举报、媒体报道、老干部内部举报、罗昌平的实名举报四个阶段。

  而在此前,从雷政富,到衣俊卿诸人,皆源于网络举报。由此,正规的制度反腐渠道引发公众信任疑虑。一些人甚至偏执地认为,制度反腐只是在网络反腐之后的被动因应,它已经失去了自动发现腐败行为的内在肌理与能力。

  十八大之后,从李春城、倪发科、郭永祥、王素毅、李达球,到蒋洁敏一干人等,皆是中央首先宣布查处的。甚至有几个周,周周见反腐喜讯。这些情况表明,制度反腐正在发挥效力。

  但也不能不看到,制度反腐的确在因应时代与渠道拓展上有些滞后。而今,从拓宽正规网络反腐渠道,到陆续公布查处者,则表明中央已经正视制度反腐缺陷和不足,已然开始制度反腐的提速与提质。

  在反腐问题上,公众的信任是流动的。制度反腐从来都当之无愧地排在信任首位。但是,公众在选择反腐渠道上,有一个时间、质量的正相关关系。如果在正规的反腐渠道上不能得到及时回应,人们就会选择其他方式,甚至可能剑走偏锋。一些网络反腐的不实、污告、诽谤也趁机作乱。

  在某种意义上说,刘铁男案就是制度反腐的一个教训。如果在最初的内部人举报时就有所行动、有所交待,就不会有后来的媒体人的公开举报。

  诚然,制度反腐不比一般网络公开举报,不论真假也捅出去再说。制度反腐会有很大一部分时间用于证实或证伪,不冤枉好人,也不放过坏人,而这必然要有时间的代价。但在网络时代,人们常常会等不及。显然,这需要相互的体谅。但是,在反腐渠道多元化时代,制度反腐也必须放下架子,放弃一副无可奉告的面孔,不管举报真假,都应有一个客观的、积极的回应,才能稳住阵角。

  由是,制度反腐,要在第一时间反应,要有高质量的反腐行动。因此,开通正规网络举报渠道、开通公共信箱等仅仅都只是一个开始。不仅提速,更要提质,制度反腐才会赢得民众高度信任,那种不论真假先捅出去的网络举报才不会有市场。(文/常东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