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必须凌晨3时出发

  两年前,首批扶贫支教大学生志愿者陈春芳和她的伙伴前往蕲北贫困山区时,在险象环生的旅途惊出一身身冷汗。

  蕲北山区地处大别山腹地,群山耸立,沟壑纵横,地广人稀。陈春芳支教的目的地———詹大悲中学,就坐落在这个贫困闭塞的地方。

  詹大悲中学有1000多名学生,仅有财编教职工20多人,只有一名英语教师。因为缺教师,学校压缩了9个教学班。有8个班学生超过80人,2个班超过90人。

  在这里教书,一日三餐粗茶淡饭,住房的墙壁已经断裂,多处扭曲变形,仿佛随时都会倒下来。看到这种破落景象,春芳开始觉得有点委屈。但是,当她与学生共同生活了一段日子之后,这种感觉就没有了。

  今年4月,她带着学生到县城参加英语口语考试。前一天晚上几乎是一夜未眠,因为到县城有很远的路,必须凌晨3时出发。在车上,几位身体瘦弱的学生呕吐不已。4个多小时的颠簸,让同学们疲惫不堪,但大家都很坚强。到县城后,春芳领着学生到一家宾馆用餐。出发前,学校给每位学生发了5元钱生活补贴。然而,学生们谁也没有吃好的。有的只喝五角钱一碗的稀粥,有的只吃三角钱一个的馍馍,有个小女孩甚至只吃了半个馒头,把另一半悄悄地塞到包里。后来,春芳才知道这位学生背着沉重的生活担子。在家里,小女孩要帮弟妹洗衣做饭,还要照顾多病的奶奶。春芳从这些山里孩子一双双充满对知识渴求的眼睛中,慢慢地读懂了他们……

  新学期开始时,看着同学们来到学校,春芳很高兴。可是想起还有很多贫困孩子因为交不起100多元的书杂费还滞留在家里,又感到不安。她冒着高温家访,开始了悄悄的“劝学”行动。一天,她和两名同事一起,翻山越岭来到特困生胡宝权的家。宝权两岁时就失去了父亲,后来母亲改嫁,家里只有年近八旬的奶奶与他相依为命。年迈多病的老人连自己也要人照顾,怎么能够照顾孩子呢?看到祖孙俩住在阴暗潮湿、破烂不堪的土屋里,春芳心里一阵难过。临别时,她掏出身上仅有的100元钱捐给了胡宝权。面对这位素不相识的外乡姑娘,宝权的奶奶百感交集,拉着春芳的手,流着眼泪说:“闺女,你是好人,好人啊……”

  一天,春芳在房里备课,一位学生给她送来了一袋鱼腥草。学生说:“老师,用鱼腥草泡茶可以治嗓子。您一定要保护好您的嗓子啊!”看着学生汗流满面的样子,那一刻,春芳觉得自己再苦再累也值得。

  两年的支教生活,使陈春芳懂得了许多,教学也渐入佳境。8月26日,在蕲春县干部集训会上,陈春芳作为优秀教师的代表被请上主席台,与会者对她报以热烈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