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只有心甘情愿矢志不渝的

  林屿森说:曦光,对不起,我不应该在你毫无准备的时候说那些话,如果我给你造成了困扰,我很抱歉。

  林屿森说:在这里表白实在拉低我的档次,可是你哭成这样,我不乘虚而入,又实在对不起我的智商。聂曦光,你告诉我。怎么办才好?

  林屿森说了好多好多,可是,他为什么不告诉曦光,他是因为想去见她才出的车祸,从此再也不能上手术台,葬送了自己的职业生涯,更是一直以来的梦想。他为什么不告诉曦光,他才是最先遇到她的那个人。他为什么不告诉曦光,他喜欢她,两年了。

  他一直以为,那个害自己失去最大梦想的人是她,可是他没有怨恨她,甚至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车祸的原因,默默承受下一切的痛苦,依旧追逐她,依旧爱着她。

  他一直以为,那个害自己出车祸断送职业生涯还不去看自己的人是她,可是他还是为曦光找着无数甚至连自己都不能说服自己的借口为曦光开脱,对她说,以后我不会再这样了。以后我不会再这样对你,一定。

  这一次,就算知道她喜欢着别人依然爱着她,甚至看着她为了别的男人伤心难过。

  在医院那段躺在病床上不见光明的日子里,他又是如何度过的呢?身体上的痛楚,也许不及心上剧痛的万分之一吧。

  那个时候,他是不是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一切?日日品尝那种被人弃之不顾的滋味?

  午夜梦回,他有没有突然惊醒,却看着四周黑暗一片,自己一个人,陷入绝望的深渊。在黑暗里,任凭如汹涌潮水一般的痛楚一次一次席卷而来,毫不留情的吞噬着那颗本该炙热的心。

  很长很长的时间里,连笑,怕都是苦涩的吧,就像黄连入口,就算是强颜欢笑,心中的抽痛也无法掩藏。

  聂曦光。这三个字,却是始终萦绕在心头的,没有怨恨没有迁怒,只有心甘情愿矢志不渝的,爱。她成了他的心魔,就算再痛,他也没有办法不爱她。他爱她,两年如一日。

  两年后,为了曦光,来到无锡,却发现自己心心念念的女孩根本不记得自己,低眉垂眼,不知道隐下了多少的失落与难过。

  并不轰轰轰烈烈的表白,而那温柔而又低沉的嗓音却是将那无限的深情烙印在了曦光的心上。

  而紧接着他的心却被另一道痛苦无情的粉碎。那,竟然是误会?或是说,是奇耻大辱。她无法面对曦光,甚至无法向自己交代。就像他说的,我的人生简直变成了一个笑话。

  是了,明明是他先遇到的她呀,如果不是那个阴差阳错的误会,他不会失去珍视的梦想,也许他们早就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