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现在除了期末考试

  “400字简历写出24个错别字,重庆大学生面试遭拒”。日前的一则新闻,让不少人想到了自己提笔忘字、写错别字的尴尬经历。如今,大多数人可以在键盘上敲字如飞,却无法在纸上流畅书写。在电脑时代,“写一手好字”更让人觉得可有可无。新学期又已开始,北京市人大代表王建民建议,教育部门提出指导性意见,禁止小学生用电子设备写文字作业,规定高校生手写作业比例,如达半数或六成。开展针对公务员、学生的手写文字比赛。

  “400字简历写出24个错别字,重庆大学生面试遭拒”。日前的一则新闻,让不少人想到了自己提笔忘字、写错别字的尴尬经历。如今,大多数人可以在键盘上敲字如飞,却无法在纸上流畅书写。在电脑时代,“写一手好字”更让人觉得可有可无。新学期又已开始,北京市人大代表王建民建议,教育部门提出指导性意见,禁止小学生用电子设备写文字作业,规定高校生手写作业比例,如达半数或六成。开展针对公务员、学生的手写文字比赛。

  日前有则新闻,让大家感触颇多:重庆一所二本大学的毕业生小蔡,到一装饰公司应聘办公室文员。她本来已经进入复试阶段,在面试时谈吐也很得体。最后,人事部工作人员让她填写一份自我介绍。不料在这400字的简历里,小蔡竟写了24个错别字,字迹也比较潦草。对方表示,虽然公司一般用电脑作业,但还是比较看重书写方面,所以没有录取她。

  在电脑时代,提笔忘字和写错别字并不罕见。2013年零点指标数据近日针对北京、上海、广州、淮安、金华、盐城、鸡西、吉林、武汉、昭通、重庆、自贡12城市进行的“中国人书法”系列最新调查显示:几乎所有受访者(94.1%)都曾遇到提笔忘字的情形,其中26.8%经常出现提笔忘字的情况。

  近来,汉字听写节目盛行。市民马先生告诉北京晨报记者,他偶尔看节目时也拿出纸笔跟着听写。让他吃惊的是,不仅簸箕、癞痢等不太常用的词他写不出来,连懦弱的“懦”、晨曦的“曦”等常用字,他也出现了提笔忘字或者写不准的情况。这让研究生毕业的他十分汗颜,“如今电脑、手机都用拼音输入,没想到汉字书写能力退化得这么快!”

  北京晨报记者采访了解到,目前,本市中小学学生平时要写语文作文、作业,加之考试皆为笔试,书写功力往往优于成人。但大部分学生一旦上了大学,立刻卸下了“小夹板”,有学生反映,除了期末考试,平时几乎“不动笔”。

  日前,记者随机采访了十名不同专业的大学生,有七名同学反映,现在已经不怎么记笔记了,上课直接用手机给老师的课件拍照,或者下课到老师那里拷贝PPT。“抄笔记太慢了,有时候没抄完老师就翻页了,还不如照相省事儿。”孙同学说。不过,当记者询问给知识点照完相,她是否能记住,回到宿舍是否会翻看复习时,她也坦言记不住,只有考试前会翻看。

  而问及期末作业和论文是否手写时,大部分学生表示,作业通常会交电子版。“手写不方便,选择电子版作业在网上查完资料直接就能复制粘贴了。另外,打印的作业比较工整,字迹也不会鸡飞狗跳的。”王同学说,一些同学交完作业自己也想留档,电子版更利于保留,而手写作业还需要复印。“现在除了期末考试,平时我们都不怎么手写东西了。现在人很少写日记、随笔,就算写也是社交网上的电子日志,很少见人有日记本”。

  大三的武同学告诉记者,她有一门“语言与写作”课,老师要求手写随笔作为平时作业。“但这也只是我们专业开的课,其他专业的学生很少会手写了。”武同学坦言,现在有一些场合还是需要手写的,“都说字如其人,如果签名很丑也会尴尬。同学们能意识到这点,但只会感慨一下‘瞧我这字儿’,并不会抽出时间,特意去练字或手写作业。”

  “智能终端、数码设备和信息网络,给人们的生活和工作带来方便。人们不需要手写汉字,甚至不需要写出完整的词语和句子,输入法立刻联想列出选项,动动手指选择即可。”市人大代表、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王建民说,然而在“用进废退”的自然法则下,机关白领、企业人员、高校学生、开处方的医生、科研人员、大学教授以及中小学生等,都患上了或轻或重的“失写症”。不开机,写不了文稿,完不成作业,开不了处方。“常见常用的汉字、成语、英文单词和短语,就是想不起来下一笔怎么写”。

  王建民感慨道,2004年,他去哈佛大学做访问学者。“当时国内大学的设备已经很先进,大学教室里有电脑和投影仪,学生很少记笔记,对着老师的PPT课件,手机一举‘啪’拍个照”。但哈佛大学还是非常传统,对作业本要求得很严格,学生还要制作卡片学习。教室里很少有电脑台,老师还是用粉笔写板书,课上有大量时间在讨论,课下手写的和电子版的作业都很多。

  王建民认为,“手写”是一个动脑思考的过程,是对知识的学习与积累和思维能力的锻炼,完全靠电脑打字容易导致抄袭粘贴。而书法是对传统文化的传承、对情操的陶冶,能培养人的艺术感、美感。

  王建民称,他从事教育工作已经30余年,最深的感受就是学生的字写得越来越不工整美观,“大一新生还好一些,越读到硕士博士越不会动笔”。针对大家“失写”的现状,王建民建议,教育部门提出指导性意见,禁止小学生用电子设备写文字作业;规定高等学校本科生手写作业的比例,比如要求50%至60%的课程作业用稿纸手写。

  要求大学生半数以上作业手写的建议很具体,但是否容易实现?王建民坦言,目前国内一些学校学生评价老师非常简单化,对不留作业和不点名的老师较满意,对留作业且提要求的老师有意见、考评时打低分。

  但他认为,如教委有建议,学校有规定,手写作业就可以落实。比如要求期末留档的作业和论文必须手写,手写、字体好可以为作业加分。

  王建民还建议,开展针对公务员、学生和知识人士的手写文字比赛。要求小学生学习书法,中学生和大学生通过写作业加强书法练习。提倡教师、公务员等人员学习毛笔和硬笔书法,提高书写能力和文化修养水平。在广播、电视、网络开辟栏目,推动手写文字活动,激发市民手写文字兴趣,保持和提高书写能力。

  针对王建民的建议,北京市教委回复称,就目前本市学生写字现状来看,在部分学生中确实存在写字姿势不端正、执笔方法不正确、书写质量下降等问题。

  根据现行《北京市义务教育课程设置方案》的要求,小学阶段安排了每周一课时的写字教学,低年级主要是硬笔习字,中高年级接触到毛笔习字。

  此外,北京先后出台了《北京市中小学校办学条件标准》等规范性文件。要求每所小学至少建有面积达到96平方米的书法专用教室和美术专用教室各一间。

  北京市小学毕业考试语文考试说明规定,语文考试笔试内容分三部分:识字与写字、阅读、习作。并且,识字与写字的权重已由过去的20%提高到25%。2009年最新修订的《小学生综合素质评价手册》将书写能力和习惯列为重要评价指标之一,促进各学校进一步提高对写字教学的重视。天坛东里小学、长辛店中心小学、育强中学、西二旗小学等一批学校在书法、篆刻等方面形成了自己的办学特色。

  今后,本市教育行政和文件、宣传等部门将继续从传承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对提高学校写字教学水平、提高学生写字能力、培养良好写字习惯给予高度重视。